白於谂

写文意识流选手
潘粤明至上主义者
一旦逻辑流说明最近智商是正常水平偏高

微博找我玩鸭!ID:白於谂

近期:
关宏宇×关宏峰(《白夜追凶》)

还有:沈巍×赵云澜(《镇魂》及衍生)许愿/药不然(《古董局中局》)明楼/明诚(《伪装者》)凌远/李熏然(《到爱的距离》《他来了请闭眼》)罗飞/薛天(《暗黑者》)福尔摩斯/华生(《神探夏洛克》)

很高兴认识你。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行在光中。
Walking in the light.

【双关】白色精灵和心电感应

º角色属于白夜追凶,OOC和逻辑不清属于我

º胡乱设定,大胆写文:关宏峰大学在读,关宏宇军校毕业,没当武警前四处打工期间。BUG都是我的,我认罪。


º在11月20日的尾巴(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没有发送成功,发现的时候已经是21号了,哭),祝关宏宇、关宏峰生日快乐,希望哥俩在新的一岁里,行于光芒、生于白昼。


—————————


明天,就该过生日了。

关宏宇小算盘打的响,提前拿了工资,和老板请好假,去到自己踩过点的店铺,买好给关宏峰的生日礼物,然后到长途汽车站,买了一张去公安大学的车票。

这一切都是在关宏峰和爹妈不知道的情况下完成的。关宏宇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能见到他哥,心里开出花来。

可是他哥和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天天看着自己就没有这种心情。他心想,其实他们还是有不一样的。关宏峰的眼睛比他自己更亮一些,眼底是一片深海,说不上高深莫测,至少沉稳安静。关宏峰的眉毛不比自己的活泼,至少自己的独家单侧挑眉技能关宏峰学不会。

想到这里,关宏宇傻笑着,低下头看看自己怀抱的那个盛着礼物的牛皮纸袋。等他一会儿抬起头来时,他发现窗户上多出了一些小水珠。他把目光投向窗外,黑夜笼罩,只有车灯的微弱光芒照亮一点四周的道路。

借着光,隐约能看到一些细密轻盈的白色精灵在空中飞扬,跳着舞蹈渐渐落到地上,路旁的草被白色精灵们压得抬不起臂膀。

天地月明,瑞雪一场。

 

从自习室出来,关宏峰用手挡着书本,快步跑到宿舍楼下。他拍拍衣服,喘了几口气,然后抬头望着在暖色路灯下被镀上金色的精灵们。

冬天来了。

他低下头看看自己护在棉服里的一个长方形盒子,眼角眉梢停留着一丝温暖的笑意。

宏宇的生日也要来了。

 

——————————

 

汽车还在开着,关宏宇眼看手机时间从23:59变成00:00,马上按下了发送键。

宿舍漆黑一片,关宏峰举着手机检查了好几遍编辑好的短信,在零点时按了发送。

 

“哥,生日快乐!”

“宏宇,生日快乐。”

 

——————————

 

关宏宇是在转天早上六点多到的。天地早已被大雪覆盖,放眼望去,一片纯白。

气温在零度左右徘徊,可关宏宇身上还是单衣单裤,他冷得直打颤,于是赶紧打车到公安大学附近,正好对面有个小旅馆,果断办理入住,放下行李之后,开始做准备工作。

关宏宇换上一件羽绒服,围起厚厚的围巾,整理一下头发。带上兴奋的心情,他抱着牛皮纸袋出了门,穿过马路,走进了公安大学的校门。

 

关宏峰已早起多时,洗漱完毕,打算早点去占今天课程的座位。他把一个纸盒子压在薄被子底下,又从枕头下数出三张压的平平整整的百元大钞小心地放在贴衣口袋里,然后拿起书包,走出宿舍。

关宏峰大算盘打的响,上完这堂课,今天和明天都没有课了。下课后去长途汽车站买张去津港的车票,找宏宇一起吃个饭,再把礼物给他。

关宏峰突然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的更想关宏宇一些。他脑海里浮现出关宏宇看到他送给他的礼物时会出现的表情,一定是一脸的嫌弃和无奈。

关宏峰兀自轻轻笑了几声。

 

 ——————————

 

关宏宇轻而易举地找到了男生宿舍楼,宿管阿姨看到他还露出笑脸,搭话说:“小关,刚出去怎么回来了?”

“阿姨早,”关宏宇学着关宏峰的样子说话,“忘带东西了。”

于是关宏宇就这么轻轻松松走进了男生宿舍楼,又凭借大厅公示的红旗宿舍姓名牌找到了关宏峰的宿舍。他敲敲门,推门进去。

屋里有个男生,好像是关宏峰的同学,他问:“诶,老关,你怎么回来了,课马上就开始了。”

关宏宇一乐:“诶同学你好,我不是关宏峰,我是关宏宇,关宏峰他弟弟。这个,麻烦你问一下,我哥的课啥时候下啊?”

 

关宏峰听着犯罪心理学,他记着笔记的手抬起来捂住鼻子,打了个喷嚏。

 

—————————

 

“关同学,”男生提醒关宏宇说,“你哥应该下课了。”

“能麻烦你给我哥打个电话让他回宿舍吗?”关宏宇说。

男生很爽快:“当然没问题。正好我一会儿有课,我打完电话就撤了,给你们留点空间说话。”

 

“老关,你下课了吗?”

“下了,怎么了?”

“你回一趟寝室,有点事找你。”

“好。”

 

——————————

 

关宏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脏跳的有点快了。事后他觉得,双胞胎的心灵感应肯定是真的。

他一路跑回宿舍,宿管阿姨看到他,很奇怪:“小关,你不是回来以后没再出来过吗?什么时候出来的?”

“啊?”关宏峰被问愣了。

“你不是忘了东西回来拿,后来我没看你出宿舍楼啊。”

关宏峰心下了然,和阿姨搪塞了几句,又赶紧跑上电梯。

砰,砰,砰。

他穿过走廊,气喘吁吁的站到自己宿舍门前。

他推开了门,见到了想见的人。

 

关宏宇拿着那个牛皮纸袋,冲着关宏峰露出一口白牙,笑着说:

“哥,生日快乐!”

 

关宏峰走到自己的床铺边,拿出被子下的那个纸盒子,递给他:

“宏宇,生日快乐。”

 

——————————

 

关宏宇看着关宏峰打开袋子,打开袋子里的盒子,看到那条深蓝色的围巾时掩盖不住的笑意。

关宏峰把它戴到脖子上,对关宏宇说:“你拆开看看。”

 

关宏峰看着关宏宇打开长方形盒子,打开长方形盒子里的布袋,拿出了一条一模一样的深蓝色围巾。

关宏宇早已对这种默契和心灵感应习惯,但还是惊讶于高度相似的两条围巾。他的脸上没有关宏峰预想的嫌弃和无奈,只有惊喜和开心。

—— 

关宏宇把围巾放到一边,然后把对面的人扑倒在那人的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关宏峰。

“嗯?你干什么?”关宏峰两侧眉毛同时一挑。

关宏宇单侧挑眉,邪笑着说:“哥,咱俩有心灵感应的,你猜呢?”

关宏峰默不作声。

“你以为刚才你把宿舍门锁了我看不到?”关宏宇乘胜追击。

关宏峰突然凑近关宏宇,在他的唇瓣上轻轻啄了一下。

他压低声音,说:

“来吧。”

 

 

 

(悄咪咪,求个评论~大家评论区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9)
©白於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