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於谂

写文意识流选手
潘粤明至上主义者
一旦逻辑流说明最近智商是正常水平偏高

微博找我玩鸭!ID:白於谂

近期:
关宏宇×关宏峰(《白夜追凶》)

还有:沈巍×赵云澜(《镇魂》及衍生)许愿/药不然(《古董局中局》)明楼/明诚(《伪装者》)凌远/李熏然(《到爱的距离》《他来了请闭眼》)罗飞/薛天(《暗黑者》)福尔摩斯/华生(《神探夏洛克》)

很高兴认识你。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行在光中。
Walking in the light.

【天飞】于无声处听惊雷 〔楔子〕

Congratulations:
暗黑者2破十亿了!!
如此之开心的一件事情!
恭喜!总算是剧组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我要甜天飞!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大家的回复真的是好暖心啊在这里谢谢各位了!谢谢鼓励~
汇报一下进度吧,最近主要在写的是百粉梗,估计是一盘很大的棋。不造的,反正很好玩就是了,至于甜还是虐还是上次一样的玻璃渣糖说不好呢哈哈哈哈哈哈。反正跟上篇文的水平比不会差就对了。
这篇《于无声处听惊雷》用的是存稿,写到了第八章的开头,我先把前期铺垫什么的弄好了,最后可爱的天才少女时郁离就和她的Machine斗智斗勇去了,薛天罗飞相爱相杀?不造的,没想XDDDD反正这篇里最重要的是要写澡堂大战!留了好长时间了,这篇一定要写!
楔子应该很短?就应该让Ducker给我发张通知单:
受刑人:杉以澜_
罪名:不好好码文
受刑日期:更新完百粉梗
执行者:Ducker
我是罗飞我有罗飞护体我不怕你!
【以上是一个分裂人格的叨叨叨】

开始!
甜!
天!
飞!
【其实就开头甜了不是吗】


————————————————————

作为一个男友力MAX的好丈夫薛天,厨房里听见罗飞接电话换衣服就立刻给罗飞拿个饭盒带饭,罗飞换完衣服薛天那边提着保温袋就出来了。
罗飞不解:“我黑色外衣呢?这是啥?”
薛天边解围裙穿西服外衣边答道:“被我洗了。这是给你带的饭。”
罗飞一脸无奈+感动,薛天从衣柜里直接拿了一件Armani的外套扔在罗飞怀里,左手抱着抱着保温袋的罗艾天,右手顺起车钥匙,转身就往门外走。
“你你你你干嘛去!”
“不是罗警官你是不是脑子被Darker吃了,你去专案组我不得送你去吗,难不成你走着去?”
“哦…”

薛天趁着红灯的间隙,看了看坐上车之后完全与人世隔绝,连罗艾天小朋友闹了一次又一次都忍耐住的罗飞,问:
“想什么呢?”
罗飞听到薛天的声音,恍惚地回过神:“在想案子。”
“Darker?”薛天听罗飞说在想案子,没跑儿准是Darker,于是条件反射似的蹦出这个名字。
罗飞点点头,回头望望消停地睡着的罗艾天,对薛天解释说:“跟他脱不了干系,不过据尹剑说还牵扯到一个人。”
“谁啊?”薛天看着罗飞卖关子干着急,“快说!”
“你猜。”
“说不说?不说我亲你信不信?”
“当着孩子的面你别闹。”罗飞举双手做投降状,脸上的表情却未见轻松,“时郁离。”
“哦我记起来了。”薛天想了几秒钟,“给你礼物,上次和你一块救我的那个女孩?这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我要是知道,就不至于上车以后闷闷不乐了。”罗飞摊手,“所以我改主意了,趁着儿子睡觉,你亲我一下吧。”
薛天对于罗飞这种不要脸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他超级直接的戳穿他:“少来,不亲,我哪有您家Darker重要,Darker一来,您连最基本的为何找不到自己的衣服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我又不可能给你丢了,所以找不到衣服不就是洗了么?真是真是,听过一句歌词叫做‘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他’,到罗警官这里,就是你的眼里只有Darker没有我呗。你让 Darker亲你,这样你可比我亲你更开心。”
罗飞也不继续沉思,勾起嘴角看着薛天,笑着说:“你这是吃醋了吗?”
薛·傲娇小公举·天一撅嘴:“没啊。谁吃你这个月球…”
咳,至于为什么薛天被打断,可以问问那个时候碰巧过马路的妹子,妹子看到黑色宝马X5里的景象简直春心激荡,俩男的激吻,咳咳…
【为您播报一条路况,在南洋路与中央门路交口有堵塞,是由于停在第一排的一辆宝马在绿灯亮起时未及时启动——】

“早上好。”
罗飞左手一个袋子,右手一个袋子,急匆匆地走进航母然后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顺便和大家打声招呼。
“早啊大叔。”先注意到罗飞的是梁音,她放下手中的骷髅头,饶有兴致地围在罗飞身旁,指着袋子问,“大叔,这是什么?”
“你叔嫂给带的早饭和水果,哦酸奶忘带了啊,没关系。”罗飞笑得极其幸福,“就是有点沉。”
下不了厨房的梁音听完罗飞一席话之后,也笑得极其幸福地说:“尹剑做饭也超好吃!”
罗飞一撅嘴,回:“嗯薛天做饭也很好吃啊,但是我也能给他做饭啊,我做的饭也很好吃啊,你会做饭不?”
“我、会、切、尸、块!”梁音佯装生气,手狠狠地挠了一下桌子,“大不了就学呗!有什么不行的。”
“开个玩笑别介意啦。”罗飞把饭盒等物转移到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大声喊了一嗓子,“人呢?开会!”
被气得不轻的梁音已经拉开椅子就坐了。尹剑好像是刚从档案室里出来,估计是在查案子的有关资料,曾日华抱着个iPad走在尹剑旁边,熊原则是又打了几拳沙袋,就脱去手套走到会议桌旁,刚到的穆剑云坐在梁音身边。
罗飞就座后,就开始提问:“曾日华,这个案子的详细资料呢?”
曾日华一打响指,而后大屏幕上出现了通知单和新闻网页的截图,他解释说:“昨天凌晨发生的事情,Darker 今天早上就发了通知单。十一七特大连环凶杀案凶手再次作案前,消失五年终现身,这都什么啊,偏向性也太强了吧,唯恐天下不乱?”
罗飞瞄了一眼新闻。清晰的“时郁离”三个字映入眼帘,其内容大概如下:“被誉为‘少女天才’的时郁离担任专案组侦探一职,但最后未成功破案,使得十一七特大连环凶杀案成为了震惊全国的悬案。”
然后他又看向了那张泛黄的通知单。漂亮的仿宋字体,一如既往的“Darker”火漆,和平常看起来并无两样。
看了好几遍两张图片,罗飞才缓缓转过头问坐在梁音身旁的尹剑:“十一七案和时郁离有什么关系?”
尹剑忙把眼神从梁音那里移到笔记本上,回答道:“时郁离当时是专案组里的侦探,负责查案…”
“没那么简单。”罗飞一摆手,指着放映新闻的那块电视屏幕说,“别以为我和他们一样傻,不知道这案子有内情。”
“飞哥我还没说完,”尹剑继续说,“警方的记录里写的是,时郁离曾经当过诱饵…”
“你是说,她曾经为了抓犯人所以自己去引出犯人来?”梁音追问。
尹剑点头:“对。时郁离当时好像是因为什么原因就结束了这项工作,之后专案组解散,凶手也不再作案,案子不了了之。”
“所以说,”穆剑云合上他的笔记本,对罗飞说,“Darker已经下了通知单,16年17日距我们还有不到一年,是意味着Darker在这段时间内都不会发通知单了么?”
“这个…”久未说话的熊原开口了,“这不得看Darker的心情么?”
尹剑特别恰到好处地说:“那,熊,你认为Darker会因为什么事开心呢?”
熊原挠挠头:“很多啊。比如说,彩票中奖了,恋爱谈顺了,查案进展了,吃着大餐了等等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曾日华梁音尹剑穆剑云在一旁笑得开心,他们都被熊原的呆萌天真打动了。
除了正在看阅读曾日华复印的一人一份的资料的罗飞。
〔十一七特大连环凶杀案———————
日期: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
涉案人员:专案组
心理学专家:微芝
痕迹鉴定学专家:陈沉
侦探:时郁离
网络专家:言重渊
法医:丁永辉
搏击专家:黄正董
·尸检报告
死者:共十三人。(名字详见附录,个人资料详见附录)
死因:利器割破颈部动脉,失血过多。
外伤:死者的肾脏与两只眼球丢失,无性侵痕迹,其余没有异常。
死亡时间:均为凌晨一点至两点,其中前六人分别于十七日、十八日、十九日、二十日、二十一日、二十二日死亡。后七人为二十七日(两具)、二十九日(三具)、三十一日(两具)死亡。
·现场取证
凶手均为雨天作案,作案痕迹被销毁。
·凶手分析
25~30岁,心理素质极强,身高约为175,体重50千克至60千克,行事谨慎,较为理性,有收藏癖,医学知识丰富。
·结案
未侦破,专案组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解散。
·附录一:办案人员签字,部分笔录
·附录二:死者信息〕
这时大家都安静下来,等罗飞布置下一步的任务。罗飞半晌抬起头,先对曾日华说:“曾日华,查找当年专案组组员的联系方式,告诉各位,而后你去找言重渊。”
“好的我马上办。”曾日华边说着边敲起来iPad。
“梁音去找丁永辉。”
“放心。”
“穆老师去找微芝。”
“好。”
“飞哥我找黄正董。”
“那行,尹剑就去找陈沉。”
“我明白。”
罗飞一看都各司其职,便这样做了结语:“一个小时以后专案组集合。”
“等会!”梁音说,“能不能我和尹剑一起查?”
除了罗飞之外的单身汪深感心塞。曾日华穆剑云熊原往外走,装没听见。
罗飞制止:“工作时间禁止秀恩爱。”
这句话可被所有人听见了,就连要走的那三个人都像梁音尹剑一样,不约而同地伸出手指指向了罗飞办公桌上的饭盒。
罗飞耸肩,无奈道:“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穆剑云突然转头望向罗飞:“我们都走了,那你干什么?”
“我先吃口早饭,然后去找时郁离还不成?”罗飞十分不解为何穆剑云听到时郁离就满脸的不开心。

这时一个声音回荡在专案组的办公室内:
“不用找,我已经来了。”

To Be Continued…

——————————
Advance Notice About Chapter 1

罗飞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骗电话那头的三人,但还是助纣为虐地搪塞道:
“没有啊,她怎么会来北京?”

 
标签: 暗黑者 天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9)
©白於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