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於谂

写文意识流选手
潘粤明至上主义者
一旦逻辑流说明最近智商是正常水平偏高

微博找我玩鸭!ID:白於谂

近期:
关宏宇×关宏峰(《白夜追凶》)

还有:沈巍×赵云澜(《镇魂》及衍生)许愿/药不然(《古董局中局》)明楼/明诚(《伪装者》)凌远/李熏然(《到爱的距离》《他来了请闭眼》)罗飞/薛天(《暗黑者》)福尔摩斯/华生(《神探夏洛克》)

很高兴认识你。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行在光中。
Walking in the light.

【凌李】【楼诚深夜60分】好时辰,遇到你。

·7月14日关键词为“好时辰”
·鸣谢自己的英语老师,老师和靳老师的夫人是一个名字,李佳。李老师帮我翻译的开头这句话,也是我特别喜欢特别敬重的一位老师,致谢。
·入圈新人,请多关照XD

以下正文。

The Moment When I Met You Is The Best Part Of My Life.

0%
“凌远,凌远!”韦三牛高分贝地在电话里喊着,“楼下又来医闹的了,规模还不小,你快去看看!”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挂掉电话,凌远穿好白大褂,一路疾风似的冲到了楼下。
远处就看到一片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拍照发微博的,看见这架势就赶紧跑的,当然靠近些的位置是举着相机的记者,还有人群包着的三十多个人,都是来闹事的。还举着牌子,什么“血债血偿”“无医德医生没收红包弄死人”“第一医院巫医”,凌远早已见怪不怪了。他拨开人群,走上前道:“各位静一静。我是第一医院的院长,凌远。您有什么事可以跟…”
“你就是院长?”为首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往回走了几步,和凌远离得很近,“你们医院治死我一个兄弟,主治医生还口口声声地没责任,你们什么意思啊?”
记者在周边举起照相机,凌远还能听到快门的声音。
凌远在来的路上是看过病例的,此刻便更有了证据:“我们的医师诊断并没有错误,就是脑出血,基本原因是极度嗜酒吸烟造成的,病患到我院时已经完全不可能抢救过来了,但是我们的医师尽全力抢救。”
男子指着凌远的鼻子:“少那么多废话,你们就是把人当做试验品,弄死了!”
“您要这么说话那我也不客气了,”凌远毫不畏惧地拨开那男子的食指,“你们是把他送来第一医院,然后让他在这里死,你们好来闹事,我说的对吗?”
“你…你!”男子脸上闪过不合时宜的慌乱,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兄弟们,打!”话音刚落,他抬起手朝凌远就是一拳。
凌远摸摸嘴角的血,再看看周围的闪光灯闪成一片,便深知这时候不可能再稳住局面了,只能衷心地盼望围观群众能伸出援手,或者是韦三牛赶紧过来支援。
当然,如果自己还手的话,明天的新闻头条就变成了“第一医院院长打人”。
真是好生头疼。凌远想。

10%
男子的第二拳要落下来的时候,凌远已经闭上眼准备挨打了,没想到身前闪过一道身影。那道身影稳稳地站在他前面,大喊了一句:“都给我住手!”
然后凌远看到那个白T恤牛仔裤,透着正气与热血的年轻人,推了那领头男子一把:“都不许动!”
“你谁啊你,别多管闲事。”男子显然被惹恼了,三十多个人也都围了上来。
凌远挨了拳头后感觉天旋地转的,根本帮不上什么忙,赶紧就退到后面拿起手机打给了保卫处,然后他抬起头看看远处的年轻人,又再度走进了人群中。
“有权有势的人来医闹有意思是吧?”年轻人指着男子身后的其中一个人说,“你,手腕上戴的表是Rolex吧,目测也得有三万及以上,还有你,”他调转方向,“你的是Piaget,”年轻人扫视了他们一圈,“你们脸颊两侧都有戴墨镜的痕迹,因为长期穿着西服所以勃颈处的白黑分界线很明显,一看就是某个保镖公司或者是什么黑社会公司高层的手下,我就问问你们,一个个天天闲着没事干了是吧?还医闹,闹什么闹,老百姓不看病了?”
“嘿,你小子还真挺有胆子的啊。”男子一把抓住年轻人的衣领,“我觉得我得打你几下让你长长记性,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
“诶——”凌远从侧面走过去,本想要劝架,没想到年轻人一脸的挑衅:“你打啊。”
正在男子拳头要落下来,凌远急着阻止的时候,年轻人从兜里掏出一本金灿灿的证件,在那男子眼前晃了晃:“看清楚了,这可是警察证,你再打我可就算是袭警了!”
“市局刑警队队长,李熏然。”名叫李熏然看着男子悻悻地放下拳头,然后一挑眉梢说,“回局子吧?也不看看,谁让谁长记性?”

30%
“脸上打成这样真的不会毁容吗?”李熏然眨巴着眼睛盯着凌远,根本没了刚刚正气凛然的神情,一脸的求知若渴。
凌远摸摸自己的脸颊:“额…不会的。过一段时间就能好起来,说到毁容,大概是被刀割了那才叫毁容吧,咳。话说回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市局刑警队队长总比保卫科的人管用。”
李熏然摆摆手:“这话怎么说,我们应该做的嘛。您放心,他们我已经请同事帮忙拘留了,估计以后还会再来,我也不能次次都在医院嘛,所以您最好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才能在事情发生的时候迅速通知到保卫科。”
“一口一个‘您’好生分,改成‘你’吧,恩…”凌远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是我就是想让你次次都在这里。
李熏然刚要问问他怎么了,结果凌远一抬头,“为了谢谢你,我请你吃顿饭吧。”
李熏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啊?你想半天,是为了请我吃饭?院长不好公然离职翘班吧,被别人看见不合适。”
“正好午休,反正我估计很多人在报告厅开医闹的会呢,他们都知道我受伤了,”凌远换好西服,“背着他们出去吃个饭,不会有人发现的。就算发现也没事,正常午休嘛,院长也得吃饭。”
“好呀,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熏然一拍额头,“跟你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还没问院长您叫什么呢。”
“凌远。”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脸上,璀然绽放出一朵微笑。
“你应该知道吧,我叫李熏然。”

50%
之后的事情,就好像是行云流水,水到渠成。
李熏然很喜欢吃,凌远陪他吃遍市内各大美食,从水煮鱼到毛血旺,从涮羊肉到酱猪蹄。
凌远托着下巴,微笑地看向对面几乎要把整个菜谱念出来的人,眼神中不知不觉地多了宠溺与爱恋。李熏然报完菜名,看了看对面的凌远,嘟囔了一句“对面还坐着个人啊”,然后又多要了一碗菠萝饭。
还有一次,李熏然进了一家小店,冲着老板喊说:“要三碗鸭血粉丝汤!”
凌远笑着问:“就俩人你点三碗干嘛啊。”
“哦还有你,”李熏然飞快扭过头向后厨又补了句,“老板,再加一碗!”
凌远就看着李熏然风卷残云般的消灭了一碗又一碗粉丝汤。
凌远和李熏然解释了那天医院的事情,八成又是许乐山来找自己的麻烦,召集他的手下伪装医闹,到第一医院打人泄愤呢。对,凌远还顺带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身世。
李熏然得知此事后,深表同情。
李熏然知道自己喜欢凌远,在凌远面前,他可以大笑可以大哭,可以肆意妄为地发泄愤懑,可以寻找到久违的温暖与爱情的味道。
可惜两个人都没说破,这份情愫就被淹没在了时光长河之中。
不过,正如同简瑶薄靳言不懂为什么李熏然最近总对着手机傻笑,李睿与韦三牛也不知道为什么劳模凌院长总能在五点的时候按时下班。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暗恋,而是互相暗恋。

60%
凌远说自己有一个可以带人去的美国那边的学术讨论会,到时候可以顺便做一个美国游什么的,问问李熏然想不想去。
李熏然沉默了一会儿,戳着自己手下的章鱼小丸子:“你是说,带家属?”
“啊?”凌远愣住。
“我就是说,这个学术讨论会可以带家属,那你是把我当成亲属了呗?”
“对啊,”凌远压住自己过快的心跳,说着谎话,“你可以冒充一下。”
明明就是。
“哎。去吧。我最近破完一个大案,局里准假一个星期,不去白不去。”李熏然叹了口气,果真人家还真是一点儿别的心思也没有, 不禁有点儿灰心丧气。二人走向电梯时,李熏然忽然看到一家首饰店橱窗中的一对戒指,忙停下了脚步。
“戒指好漂亮呀。”李熏然嚼着章鱼小丸子,模模糊糊地说道。
凌远赏了他一个脑崩儿:“想不到你小子除了吃还喜欢这个,想送给谁啊?”
送给你啊。
“肯定是一又白又美的姑娘,不像凌远你,36了还没个喜欢的人。”李熏然说到这里有点儿气,就又吃了个小丸子。
如果现在有两台测谎仪,很好,恭喜李熏然和凌远,你们已经成功气炸二台仪器。

70%
飞美国还要转机。李警官终于在踏上东京至美国的飞机后睡着了。
凌远保持着神奇的高度清醒,因为此刻李警官的头偏到了他的肩膀上。凌远一边感受着自己平生最快的心跳,一边把毛毯往睡得安稳的李熏然身上盖了盖。
他双手捧着的是一个玫红色、心形形状、精致漂亮的盒子,然后他蹑手蹑脚地,把那个小盒子放到了自己西裤的左口袋里。
凌远低头看着李熏然的面庞,听着他匀称的呼吸,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温暖。时间停在这一刻也很好,凌远在李熏然额头上,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
装睡的李熏然希望灯光足够暗,要不他的脸一定会通红。

凌远喜欢他,嗯。

下了飞机到酒店,大概是美国的早晨十点钟。凌远只能忍痛抛下李熏然,赶紧去开那个该了死的讨论会。
李·一脸懵13·不知所措·开心的要命·熏然问前台:“凌先生订的是…”
“总统套房,有套间的。我们酒店比较紧张,没有其他的房间了。”美籍华人的前台小姐用流利的中文回答他,并且笑眯眯地看着他。
于是李熏然心塞死了,为什么不是一个大床?为什么!
因为害怕熏然被吓跑,凌远预订的时候就想过了。
安顿好一切,李熏然自己也闲的没事干,四处溜达溜达。有时想到凌远现在台上,用流利的英语做着学术报告,就不禁笑起来。
华盛顿处处洋溢着快到独立日时的欢快气氛,大街小巷挂着国旗和彩灯,他一仰头,看到了一个广告——独立日放烟花的广告。
当天晚上回旅馆时,李熏然跟累得要死的凌远说:“你明天有事吗?”
“恩,没有。”凌远扭头看向他,“怎么了?”
“明天是美国独立日,晚上有烟花可以看。”李熏然眨巴着大眼睛,像极了第一次见面时问自己会不会毁容那时的表情,“据说酒店楼顶还有晚会呢,要不要去玩。”
“行啊,没问题。”凌远心想自己早就订好了位置真是有先见之明,然后他看着李熏然像个孩子一样在价值不菲的床上蹦来蹦去。
凌远摸了摸左边的裤袋,嘴角挂上一丝微笑。
“好啦,我回去了,睡觉吧。”

80%
晚上八点半,凌远和李熏然到了W Hotel顶楼的Boom with a View晚会,他们二人都穿着正装,相貌俊朗帅气,频频引得女士的侧目。
在单间中坐定,凌远把菜单推给李熏然:“你点。”
于是李熏然开心地又把菜单念了一遍。

菜上来以后,李熏然埋头吃了一会儿,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只见凌远一动不动,也没吃饭,直勾勾地盯着他。
“老凌,吃饭啊,不然又该胃疼了。”
“熏然,我有话想跟你说。”
“嗯?”李熏然还在吃着鱼薯条,看着凌远异常郑重,边一口吞了下去,“你说。”
“嗯…”凌远抬手看了看表,九点十分。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这些,可是我也不能藏起来。”
“熏然,我每时每刻都想着你。你的影子,你的笑容,你眨着眼睛和我说话,我都记得很清楚。”
“现在想想,都是缘分啊。在好时辰遇到了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90%

凌远拿出那个红色的心形盒子,递到他面前。
“熏然,和我在一起好吗?”
话音刚落,只见满天烟花绽放,璀璨耀眼,宛若星辰。

李熏然看着那个打开的盒子,里面正是自己那日在橱窗里看到的戒指。盒内还刻着一句话:
“The Moment When I Met You Is The Best Part Of My Life.”

李熏然像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一挑眉梢,微笑着说道:

“好啊。”

100%

【系统提示您,您的好友凌远成功捕获一只李熏然。】




好时辰,遇到你。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79)
  1. 鱼在水中游白於谂 转载了此文字
©白於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