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於谂

写文意识流选手
潘粤明至上主义者
一旦逻辑流说明最近智商是正常水平偏高

微博找我玩鸭!ID:白於谂

近期:
关宏宇×关宏峰(《白夜追凶》)

还有:沈巍×赵云澜(《镇魂》及衍生)许愿/药不然(《古董局中局》)明楼/明诚(《伪装者》)凌远/李熏然(《到爱的距离》《他来了请闭眼》)罗飞/薛天(《暗黑者》)福尔摩斯/华生(《神探夏洛克》)

很高兴认识你。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行在光中。
Walking in the light.

【凌李】天呐,凌院长被人表白了!

×一发完,小短篇(。・ω・。)

×可爱的凌院长和小吃货李警官,还有打小报告的平平( ˙˘˙ )

×算是半个小甜饼?嘿嘿嘿(・ω< )★

×食用愉快o(〃'▽'〃)o

 

以下正文。

 

天呐,凌院长被人表白了!

 

0.

 

“然然,你方便吗?”

“方便的,启平哥,怎么啦?”

“我觉得我得跟你说一下,凌院长被人表白了。”

 

1.

 

事情还得从上周说起。

外院转来一个女医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女医生叫方琛,骨科,三十岁整,人漂亮极了,性格也很开朗,引得医院部分男医生都想入非非。

还有一部分早就心有所属,凌远和赵启平是其中之二,还有李睿和韦三牛紧随其后。

 

凌远在方琛刚来的时候,每天走在走廊里,都能看到几个男女医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什么。每逢此时,凌远总会一个眼刀过去,就能把人群劈散。所以院长一直不太明白他们这些人类在说啥。

直到有一天,韦三牛跟他唠嗑时他才知道,闹半天是因为从外院转来的方琛。

“你可不知道,方琛可是全院单身男人最理想的梦中情人了,身材、智力、长相都没得说!”韦三牛一边吧唧着自家媳妇做的红烧肉一边说。

凌远一脸阴笑:“我觉得我是不是需要告诉弟妹,你吃着她做的饭,跟我讨论着别的女人?”

“院长你这样可不好,我可是如实向你汇报全院医生日常情况,你不给我加奖金不说,还威胁我,”韦三牛撇撇嘴,“算了,你是院长,拿你没办法。我做手术去了。”

凌远以“慢走不送”的表情注视着韦三牛出了院长办公室的门,然后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

“然然,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2.

 

方琛没来两天,同科室的同事们都觉得她有点不对劲。起因是同事叫她来吃饭时,她匆匆忙忙地把桌子上的纸笔塞到抽屉里,弄得同事尴尬不已,再看方琛那漂亮的脸蛋上泛起红晕,同事也不好说什么,就转身走了。

再后来,一些同科室的女医生发现,方琛每天中午吃完饭之后都会消失一会,一般都是十分钟,每天中午十二点半不间断,手里还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很多人私下议论,方琛在给别人写情书呢。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三天,第四天的中午发生了一起特大车祸,医院忙成一团,方琛作为优秀医生自然也在列其中。遇到一个重伤病人需要商议治疗方案,方琛顾不上什么,把手机塞给了旁边的小护士,扔下了一句“给赵医生打个电话”推着人就进了手术室。

小护士赶紧按下Home键打开iPhone,没想到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这手机壁纸,这,不是凌院长吗!

 

方琛做完手术,出手术室的时候才想到大事不好,小护士一定看到自己的手机壁纸了,所以她赶紧跑了几步,到了护士台。

小护士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把手机还给了方琛,然后小声说:“我不会和别人说的。琛姐你喜欢凌院长。” 

“谢谢。”方琛红着脸点了下头,心里对自己说,反正都这样了,破罐子破摔呗——

 

 

“散会吧。”凌远起身拿起自己的水杯和笔记本,起身就要往外走。啊啊啊还要跟熏然出去吃饭呢,说好了的吃完饭去玩抓娃娃机。又可以看到我家小熏然啦!凌院长表面上零下一百度冰山脸,内心早就咆哮很多遍了。

刚走两步就被别人拉住了。

凌远一心塞,回过头去看来人,哦,这就是传说中的女神方琛?长得不怎么漂亮嘛,还是我家熏然好看,吃相睡相都那么好看,嘴还甜,好想熏然…

方琛低着头,没勇气看凌远,这时同事们都从二人附近走过,并且投来奇怪的目光。方琛一咬牙一跺脚:“凌院长…”

“凌院长,我喜欢你!”

正在想自家媳妇的凌院长半天没回过神来,直到看到下属一个个惊讶的表情才稍微想起来刚刚方琛的话。

等等,她说她喜欢我?!

 

于是没过几天全院上下就都知道,新转院来的美女医生方琛喜欢凌院长,还天天给院长递情书,在会后当众表白还惨被凌远以一笑了之的态度拒绝,引得全院上下不少小姑娘和小兄弟心塞。因为当事人在骨科,所以赵启平自然而然知道这件事了,发条微信告诉师兄他家正房也并没有什么错嘛。

凌远正在卫生局开会,一个会好像要开好几天,虽说不是特别重要,但是面子得给。因为先前把医院的事情托付给老金,嘱咐家里的李警官每日生活注意事项整整写了四页纸,所以除了每天好想好想自己家的小然然,每天不能“吃人”,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

我想回家啊!找个理由请假回家回医院吧,反正是领导瞎得得,表面形式,不走也罢。

想想医院里传的那些八卦,就脑袋疼。

还是熏然比较可爱嘛,那天晚上还抓了十几个娃娃呢。

但相比之下,李熏然可就,不、一、样、了。

 

3.

 

赵启平看到半天没回复的李熏然,有些担心。这孩子不会自杀去了吧!这该怎么跟师兄交代啊,要了命了要了命了要了命了…谭宗明你可否来救一下…

“凌远呢!凌远你他妈给我出来!”

李熏然的一声镇煞骨科的怒吼打断了赵启平的思路。骨科的医生都看过来,以为是要来闹事的。

 

李熏然气得都快拿起来菜刀砍人了:“院长办公室找不到他人,凌远滚哪去了!启平哥你别拦着我,我今天不他妈打死凌远我随他姓!”

“熏然,熏然,淡定。师兄今天去卫生局做讲座了。我就是说师兄被人表白了嘛,不是接受了人家的表白嘛,你不用那么激动。拒绝了拒绝了,真的。”赵启平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李熏然却完全不接茬:“这是哪天的事?!”

赵启平也不敢多说了:“昨天,昨天。”

“那你今天才告诉我?!”

“不是,昨天我下班了。”

“女方是谁?”

“方琛,我们骨科的金牌一把手,女神级别的人。”

“人呢?”

“今天有事出去了。”

“不是,你不后来追加了几条,说是方琛给凌远写情书了吗?情书呢?”

“不知道啊。你可以去问问你家老凌嘛。”赵启平说完以后就觉得不妥,这简直是煽风点火啊。

“我去等等,凌远昨天还跟我玩抓娃娃机吃饭呢!跟个没事人似的,根本没说这回事!”

“哎呀哎呀,师兄肯定是很爱你的嘛。你不知道昨天师兄——熏然你去哪啊!”

“卫生局!”

赵启平一脸大写的不知所措,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追了出去:“不是,然然你听我说啊,方琛也去…”

显然怒气冲天的李熏然并没有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赵启平深知自己吃枣药丸,所以赶紧给谭宗明发了条微信:“老谭,我觉得我摊上大事了,咱们出去旅游吧…”

谭宗明秒回:“凌远那混蛋又惹你了?!”

 

李熏然风风火火闯九州的来到了卫生局的公开讲堂,蹑手蹑脚地坐到了最后一排。望着正在讲堂上讲话的凌远,一肚子怒火没处发,真想走上台去扇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他咽了口口水,平静了一下心情,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正在讲艾滋病防范的老凌,想着自家恋人穿什么都帅,嘴角不可控制地上扬。

怎么这么没志气啊!谁是来看他帅不帅的!明明是找他算帐的!李熏然拍拍自己的脑瓜,往旁边一瞥。

诶,这妹子怎么看着老凌啊,一直在看,等等,这不会是…

果然,前面立着的牌子写着两个大字,“方琛”。

这就是赵启平口里的“女神”?!喵她跟凌远表的白!啊啊啊啊!不行了我要气疯了!凌远你这个混蛋啊他妈的!你看见了没有方琛一脸的甜蜜和敬仰,我真要疯了!气死我了!凌远你还往那边看!看什么看!有什么可看的!你看我啊,我坐底下那么半天了你看见我了吗!你眼里只有方琛?!我要砍人了!

李熏然的内心奔过千万头草泥马以及无数亿个省略号。

凌远你好样的!好样的!慢慢他妈的秀恩爱啊,我这五千瓦的电灯泡多余了呗?多余了呗?昨天晚上玩那么开心是不是心里想着方琛了?抓一个娃娃是不是就想一次方琛真漂亮?比李熏然好看一百倍?

所以李熏然刮了一记眼刀过去,当然他的轻度近视是看不到凌远稍稍皱了一下眉毛的。

凌远站在台上看着走了的李熏然,心想,为什么不再坐会呀,再坐会就能等到结束,一起去吃饭了。

 

李熏然就那么眼巴巴地盯着一个又一个散会出来的人,就是没看到凌远。直到他手指都攥麻了,才看到了一个熟人。

情敌,方琛。

于是李熏然迅速由“我要打死凌远”改变了计划为“我要以德报怨请方琛吃个饭”。

所以快刀斩乱麻,他赶紧冲上前挡住方琛的去路,大大咧咧地一笑:“方医生你好,我叫李熏然,我是凌院长外甥,我代表凌家长辈,请你吃个饭。”

什么时候跟凌远学的,说谎话也不眨眼了。

废物!怎么又想那个见异思迁的混蛋!


4.

 

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回,微信拼表情也不理,李熏然这是又出任务了还是又闹别扭了?凌远一边没事恩两句搭理着旁边的领导,一边想着李熏然。估计是闹别扭,照他刚才看三眼我看一眼方琛给我个大白眼愤恨地走了估计是知道方琛跟我表白这件事…了。

小然然不会真的误会了吧!凌远一脸大写地无辜。也许回家喂他一顿就好,不管是从嘴上还是…咳。

跟领导走近了一家西餐厅,听说还蛮好吃。凌远走进去,环视了一下四周,一眼就看见李熏然耷拉个脑袋正切着牛排呢。

凌远越看越心疼,哎呀别切了,手多疼啊,小然然你没看见那牛排都被你切成渣子了吗!等会儿,坐李熏然对面的是,方琛?

小子你是来打探敌情来咯?凌远心里觉得好笑,便转头向领导说了一句:“有点事情得办,挺重要的,你们先吃吧。”

“凌院长还回来吗?我们还得谈谈投资的事情。”

“哦不回来了,改天我们再约。”凌远说完这句一摆手,赶紧从人群里闪了出来,直奔李熏然和方琛那桌去。

李熏然都能预想到自己内心的吃醋,但他还是忍着问:“方医生喜欢远哥?”

“是呀。自打上学的时候就和他一个学校,喜欢他四年了,转院的机会也是拼了命争取来的。”方琛笑靥如花,时不时地摆弄着盘子里的牛肉。

“方医生您可不知道,”李熏然使劲嚼着嘴里的生菜,“远哥这人好多缺点了,他可不像表面上看见的那么无懈可击。比如说做饭难吃,对人冷漠,最重要的是根本不会自理,有一次…”

“有一次什么?”凌远突然坐到了李熏然的旁边,根本没有半点儿愠怒,眼底里只是满满的爱意,“做饭难吃,对人冷漠,根本不会自理,你确定你说的不是反话?”

“凌院长好。”方琛脸红得又像大苹果,“这是您的外甥?”

凌远看了一眼紧紧攥着刀子的李熏然,笑着说:“哎呀,他瞎编的,他不是我外甥。”

 

“他是我爱人。”

   

李熏然看着凌远满眼认真的申请,不由得狠狠掐了他一把。

 

方琛被秀恩爱的两人,吓到了。

 

5.


李熏然后来质问为什么凌远在坐讲座的时候老是看方琛。

“你看到我了没有?”李熏然啃着麻辣猪蹄,问凌远。

凌远笑着揉了一把他毛绒绒的头发,又端上来一道小龙虾,责怪道:“吃饭的时候别说话。”不过他看着李熏然一脸委屈的神情就于心不忍,“好啦好啦,我看到你了嘛,至于看方琛,就是因为你老看向那个方向不看我,我想看看谁吸引你的注意力了,而已。”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而且我看见你最后还送给我个,眼、刀!”

 “那表白信呢?方琛医生写的情书,”李熏然百忙之间抬起头问。

 “我说啦,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表白信?”凌远一愣,“我没有收到表白信啊!”

李熏然赶紧把嘴里这口咽下去,然后一脸惊讶地说:“什么?方琛给你写了好多表白信啊,你怎么可能没收到?”

     

其实凌远是收到了的。那些信一封又一封,有落款“凌远”与“方琛”的地方全部都被凌远涂黑改成了“李熏然”和“凌远”。

 所以就被改成了:

“李熏然,任岁月流逝、沧海桑田,便是晴天雨天,抬头仰望,我总能在心中默念,”

“我只爱你一人。”

 

 6.


论凌院长的恶趣味。

改情书。

 

 

天呐,凌院长被表白了!

【The End】

 

 

在三一八国道上堵着…

我想吃饭!

 
标签: 凌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79)
©白於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