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於谂

写文意识流选手
潘粤明至上主义者
一旦逻辑流说明最近智商是正常水平偏高

微博找我玩鸭!ID:白於谂

近期:
关宏宇×关宏峰(《白夜追凶》)

还有:沈巍×赵云澜(《镇魂》及衍生)许愿/药不然(《古董局中局》)明楼/明诚(《伪装者》)凌远/李熏然(《到爱的距离》《他来了请闭眼》)罗飞/薛天(《暗黑者》)福尔摩斯/华生(《神探夏洛克》)

很高兴认识你。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行在光中。
Walking in the light.

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秀恩爱

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秀恩爱
——爸妈相识三十周年纪念文

有一天老妈加班,我和熊爹出去找饭辙。懒得往外走,我作业也多,就一拍即合,在家门口的牛肉面吃饭。
正吃着我注意到了熊爹的浅蓝色新衬衫,一边嚼着面条一边说:“哎,熊爹,你这新衬衫够嫩啊。”
熊爹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道:“啊,你妈给买的。”
“那外面夹克也是新的吧?”“恩。”
然后我调侃起来:“这认识二十多年和认识十五年就是不一样,你看我今年秋天,一件新衣服都没有。”
熊爹把头从面碗里抬起来,满脸正色:“你说错了。”
“哪儿说错了?”我十脸不解。
“我和你妈,认识三十年了。”
幸亏当时我没手机,不然我一定打电话给妖妖灵,就这么说:
“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秀恩爱。”
爸妈相识三十周年纪念文
正文开始——

我记得我小时候,就是个肉球傻蛋,满地跑。爸妈总是走两步就能抱上,可相亲相爱了。这个时候我总会义愤填膺地挡在他俩之间,求亲求抱外加吃醋。现在长这么大了,和爸妈出去吃饭看电影,他俩总能手牵手;和爸妈出去旅游逛景点,他俩绝对会要求我说:“爱爱,爱爱,过来给我和你爸(妈)拍张照片。”
不是,我说,我怎么觉得我除了拍照片有点用,其他就是当一个无穷大瓦的电灯泡,照亮他俩,温暖不了自己,还得吃糖呢。
我跟别人说这事,别人说:“啊,父母感情好是你的幸福啊。”
对没错我不否认,但是天天给我喂糖吃,我都快齁死了我还得感到幸福?!
没毛病?!
呜呼,我已无话可说。——《记念刘和珍君》

这老二位都四十三了,打十三就认识,已经三十年了。用熊爹的话说,他人生的三分之二都和我妈度过的。我曾经软磨硬泡、用吃的诱惑,他俩对恋爱细节闭口不谈,说是等我成年了再告诉我,还让我写本小说,我答应了——他俩之间肯定有什么不能在我少女时代告诉我的秘密,想想写出来就很精彩,哈哈哈哈哈哈。
就“青梅竹马”的二位分别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单独和我相处时无意地聊天,得到了一些当时的情景。比如熊爹会去给老妈送饭啦,我问为啥他给你送饭,我妈说因为我们两个家离得近。
呸,我才不信。
比如熊爹说他有一段学习成绩下降的特别厉害,因为上课老跟同桌说话,然后他问我:“你猜我同桌是谁?”
鬼都知道是我妈,我这么聪明的人类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对,我重点错了。

有一次我给他俩买回来麻辣烫吃,他俩吃着我在一边歇着,然后也不知道他俩前面聊了啥,熊爹来了一句:“恩,我娶对人了。”
冷冰冰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真的,那一刻,我想去书房写作业。
做数学比吃狗粮好一亿倍。
我妈加班熊爹总问:“要不要我去接你?”“我带着爱爱学完琴去找你?”“吃饭了吗?”“真吃了吗?”
你俩怎么不天天连一块呢。
晚上我在书房他俩窝沙发上玩手机玩电脑看电视,熊爹总得催着老妈:“洗洗去睡吧。”“你先去洗吧。”“没事我陪着她。”
别介别介你俩都睡觉去吧。
我小时候,我妈出差,通电话的时候我也就跟我妈聊一分多钟,然后我妈就会说:“把电话给你爸。”然后我就会嚎叫:“妈妈妈妈你不爱我了你怎么跟我才聊了一分钟就找我爸了!”并没有什么用,结果好就是我妈再跟我聊一分钟,结果不好就是直接给熊爹。他俩聊三分多钟。
好好好我多余我往边上站。
在写这篇文章期间,我和我爸说过:“你现在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之后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是我写纪念文的素材。”我的本意是好的,让他俩安静点、平稳点,别再“暗送秋波”、“眉目传情”(当然这两个词我用的十分夸张)。
可两位老人家根本没理我。
好了我该严肃些了。
在我清晰的印象中,熊爹老妈从来没吵过架。唯一一次我记得他们两个闹别扭是因为老妈让熊爹掰玉米,熊爹不掰,结果两个人谁也不理谁了。
我们家楼上,夫妻还有孩子总一块吵架,砸东西的、大喊大叫的、哭的闹的上吊的,动静很大。再看他们俩呢,哦,不掰个玉米就吵架,你们俩真神奇,厉害了我的爸妈。
而且他们两个闹别扭的方式很特殊,谁也不理谁,冷战。如果要是在家里听我妈喊:“沈勃你太讨厌了!”大概就是我爸又惹我妈了,不过这种小型“战争”总以他们两个互相打打闹闹,笑着追杀满屋最后以我妈打不过熊爹结束。
好吧。
我这辈子看过最奇葩的吵架方式,就是我爸妈了。
真的,大写的服气。

我妈有一天拿到了她的高中英语笔记本,她一脸自豪地跟我说:“爱爱,看看,我笔记记得多认真,你可得好好学英语啊,来来来你自己翻翻。”
然后我就抱着赞赏的心情,很认真地看了起来。看了不到十页,我就突然笑起来,把他俩吓着了。
熊爹看着我,说:“这是犯病了,怎么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自己看,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声未停,“我妈居然用粉色的笔在笔记本空白的地方写了你的名字!”
没错,在我妈的笔记本中,横格纸的左侧,用粉色颜色的笔写了“沈勃”两个字。
熊爹辩解说:“这能说明啥啊?英语课代表在本上写男生名字不行吗?你没写过吗?”
我挺直腰板,义正辞严地朗声道:“没!有!”
熊爹,OUT。
每一次我们仨人吵架,凡是我和我妈对着干的,我爸绝对站我妈那边,当然,基本上大部分都是我妈是真正正确的。
我就一张嘴,我说得过他们俩吗,我还理亏。
下次吵架我就这么说:“行,你俩别说了,我的错我的错,歇会歇会,喝口水,我认怂,我去罚站。”
楼下停车总是乱停,挡我们家车位,三番五次,每次都是好好说好好劝,这次老妈忍不住爆发了。跟楼下的吼完,上楼叮了咣啷做饭,无法排解自己心中的愤怒。我爹下班回来,我妈就跟见着救星了似的:“我跟你说,今天楼下的又…”
语气里有愤怒,有厌烦,还有一点“求安慰”的意思。果然,我爸赶紧呼噜呼噜毛:“没事没事,楼下那家就是…”(说的确实没错,不存在偏帮我妈的情况,楼下那家是挺烦人的)
我扒了个头看到了全过程。
哎。我妈跟我说过,最亲的是夫妻,真是实话。可我好歹也是我爸上辈子情人,能刷刷存在感吗?
熊爹总是在Apple出新手机时第一时间给我妈买,在iPhone7刚出的时候,他晚上吃饭中问我妈:“选好颜色了吗?”
我嚼着米饭菜混乱中说了一句:“给我妈买7啊?”
我爸说:“不。”
我黑人问号脸:“??????????”
“买7Plus。”
你有钱你宠我妈你任性。
有的时候他们俩之间的一个人生病了,那个人绝对会半夜抱着被子在沙发上睡觉,怕自己咳嗽还是频繁动影响到另外一个人。沙发不大,勉勉强强能睡下,很累,但是让另外一个人更好的睡觉,显然比累不累更重要。
现在我也跟着他们两个我也开始帮助他们两个恩爱了,比如今天出去吃海底捞,我爸说:“​其实我挺失败的。”
我说:“你不失败,你挺成功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爸黑人问号脸:“??????????”
“因为你娶了我妈。”我正色道。
我爸:“我还以为你会说:‘因为你有这么一个女儿’呢。”
我心里暗暗想,这哪行啊,我得帮你们两个秀恩爱啊。

在我写文章打字的过程中,爸爸又在催妈妈睡觉了。
父母已经相识了三十年。在这三十年里,他们经历了初中、高中、大学直到工作,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相爱,但是经过岁月的洗礼,这份爱意从未削减过。我看过他们婚礼时的照片,他们卧室墙壁上的婚纱照,那是他们曾经的样子。虽然时间过去,他们渐渐变老,可永远不变的是他们彼此的呵护、关心、相亲相爱。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他们两个总是给我发狗粮,我很不乐意似的,其实细细想来,我觉得非常幸福。他们相濡以沫,确实是我的福分。这辈子遇上这样的一对“奇葩”爸妈,我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及河外星系。
我期待着我的十八岁生日,那时我就可以知道更多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了:是怎么求婚的,是怎么相恋的,第一次约会在哪里,妈妈有没有被很多男生追,爸爸又是看上了妈妈哪一点。我期待着这些故事的到来,我会写一本小说,如果他们不介意的话,我希望把这些记录下来。
我看过言情小说,男女主总是能阴差阳错地走到一起,绝对是互相暗恋,绝对最后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大结局。然后就会有各种干扰出现,前女友前男友找茬…可是真正的生活并不是这样的,真正的生活是平平淡淡,是普普通通,是在单调重复中洋溢着幸福与愉悦。从小时候见到爸妈如胶似漆,到现在看见他们两个打情骂俏,这是生活本来的模样。
亲爱的爸妈,你们两个一直这样秀下去吧,现在你们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我一定都陪你们看完。

我去过很多地方。西藏、东北、美国…我见过多少风景,雄伟的,壮观的,绮丽的…可是那次翻起手机图片,有一张是爸妈坐在路边,妈妈的头靠在爸爸肩上的照片,天那样蓝,阳光那么灿烂,一切都安谧美好,像是一幅画。
我想,这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绚烂的风景了。

【完】

我跟我爸讲:“你给我这篇文章起个名字吧。”
我爸想了想,回答说:“《父母爱情》。”
“不行!”
我才不听呢,这篇名字就叫做——
“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秀恩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
©白於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