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於谂

写文意识流选手
潘粤明至上主义者
一旦逻辑流说明最近智商是正常水平偏高

微博找我玩鸭!ID:白於谂

近期:
关宏宇×关宏峰(《白夜追凶》)

还有:沈巍×赵云澜(《镇魂》及衍生)许愿/药不然(《古董局中局》)明楼/明诚(《伪装者》)凌远/李熏然(《到爱的距离》《他来了请闭眼》)罗飞/薛天(《暗黑者》)福尔摩斯/华生(《神探夏洛克》)

很高兴认识你。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行在光中。
Walking in the light.

[Detroit:Become Couple][警探组]圆形、蓝色和榆木脑袋(FIN)

圆形、蓝色和榆木脑袋

Circle, Blue&Dumb head

 

*警探组/爱情向

*快乐源泉小甜饼   

 

 

 

 @汝眉欢  快来,我终于写完了


 

0.

 

 

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一个真实的人。

有生命、有知觉、有感情、有活着的理由,有愿意为之牺牲的人。

 

他是个人类。

Kara的两句话,他都能给出答案了。

 

爆炸的冲击波震得他的耳朵嗡嗡作响,蓝血滴答滴答的落在Hank的白衬衣上。

 

Connor在Hank怀中抬起头,他在他耳边说:

“I know what my reason is.(我知道我的理由是什么了。)”

 

 

 

1.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n't to live, but have a reason to live.」

 

 

底特律终于在连绵小雨了一周后首次放晴。蔚蓝的天空好看得像一块蓝水晶,太阳温暖而明亮地洒在每一个角落。

Hank今天心情不错,一是因为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二是一会儿去完超市后,Connor说附近有一个非常好吃的汉堡店要带他一起去吃。

不过眼前这件事挺让他烦心的。

Connor在浴室的大镜子前,整整齐齐的摆放了剃须刀、染发剂、梳子和头绳。

Hank坐在凳子上,看着身后那个该死的混小子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头发,背脊一阵发凉。于是他开口说:“我今天还能吃上我的汉堡吗?!你能不能别看了?!”

Connor答应说:“好的。我刚刚只是搜索了一下什么样的头型会比较符合潮流。系统告诉我双马尾很合适。”他特意加上最后一句。

果不其然,Hank开始大叫起来:“你要是敢梳双马尾我就拆了你!”

趴在浴室地上看着两人的Sumo不合时宜地向Hank叫了两声,意思好像是:“不要伤害Connor!”

Hank瞪着Sumo,歪歪脑袋,恶狠狠地说:“现在你连谁是你主人都认不出来了。”

Connor对狗狗微笑,然后对Hank说:“我知道怎么剪了。”

他拿起剪子,很快剪出他想要的头型。在等待染发剂染色的过程中,他给Hank剃好胡子。等染色完毕,他拿起梳子和头绳,在Hank的后脑勺中间扎了个小辫子。

Hank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黑色头发,喃喃自语说:“我以前一直觉得白头发很酷,现在发现这样更酷啊!简直年轻了二十岁!”

“别这么说,Lieutenant,您现在也不老。”毒舌Connor上线,“如果您是老年人,您就会懂养生,去喝茶、看报纸了,您现在的状态是喝酒、看案子,显然您完全不懂。”

说完之后Connor不看Hank能把他杀死的眼神,蹲下用手蹭蹭Sumo,问它:“好看吗?”

Sumo开心地摇起了尾巴。

“Good boy.”Connor摸摸它的头。

 

 

 

2.

 

 

“你看那两个人好帅啊。”在Connor和Hank身旁走过的姑娘说。

“是啊是啊。T恤超可爱的。”

Connor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的图案,一只和Sumo很像的小狗在追着蝴蝶。他又看看Hank衣服上的图案,和他衣服上一样的小狗在花丛中静静地坐着。

这是Hank有一天带他去商场买的,当然还有运动裤、运动鞋之类的,Hank最喜欢的就是这件T恤了。Connor记得当时Hank很兴奋地拿着T恤和他说:“你看,它真的好像Sumo。”

 

 

从汉堡店出来,Connor和Hank一人一边提着购物袋,距离家大概有两公里多,吃到满足的Hank摸摸快要爆炸的肚子提议不坐公共汽车散步回去,Connor看着Hank圆润的肚子,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

 

“Lieutenant,你听过朋克养生这个词吗?”

“叫我Lieutenant的时候肯定没好事,哦对我现在是正队长了!只有你还叫我副队长!哦没听过。什么意思?”

“就大概说的是你这样的人,先吃不健康的汉堡,然后健康地锻炼身体。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说…”

“Connor!”

“怎么了?”

“闭!嘴!”

 

 

“嘿,Connor,过来看看。”Hank停在一家商店的橱窗前,示意Connor过去。

Connor推开门,和Hank一起进去,这是一家花店,各种各样的鲜花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绽放

着,美丽而温馨。

他突然想起来Hank是喜欢花的,只不过他以前连自己都养不好,更别说是养花了。

 

 

店员迎上前来接待他们,Hank看了看,选了香槟色的洋桔梗、混色小雏菊,还有些暗红色的蔷薇。

店员要拿着挑好的花朵去包装,Hank让她稍等一会儿。他转向Connor,问:“Connor,你有什么喜欢的花吗?”

Connor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回复他。

Hank有些奇怪,便快步走过去,轻轻拍拍Connor的肩膀,一句“怎么了”还没问完,他顺着Connor的眼神看过去,落在了一些蓝色的小花朵上。

勿忘我?

Connor说:“它真好看。”

 

 

“这种花叫勿忘我,蓝色的是我们店特进的品种,”店员走过来,“比较常见的是紫色、粉色的。”

Hank想都没想,对店员示意道:

“这些也一起包起来吧。”

 

 

Hank在和花店店员窃窃私语了半天之后终于抱着那束花出来了,Connor伸出手,把花接了过去。

“我来提购物袋吧,反正也不沉。”Hank看着Connor目不转睛地盯着蓝色的小花,伸手把购物袋拿过,“你就专心抱着花好了。”

“不会很累吗?”Connor问,眼睛还是没有离开那小小的花朵。

Hank摇摇头:“不会,但是你这样盯着它不看路很容易摔到啊。把手给我。”

Connor伸出左手,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Hank把购物袋换到左手拿着,右手握住了Connor的手,然后说:“好了。”

Connor再望向蓝色小花的时候,潜意识中“软体不稳定”在他眼前晃了半晌。

 

不稳定就不稳定吧,Connor想。

 

 

“你很喜欢蓝色吗?”

终于回到家了,把从超市买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Connor把修剪过的花放到花瓶里,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歇息。

Sumo摇了摇尾巴,爬上沙发,窝在两个人中间。

 

“在众多奇奇怪怪的颜色里,我最喜欢这个颜色。”Connor回答,“因为我的LED圆环是正常情况下蓝色的,我身体里的血液是蓝色的。蓝色总让人感觉很安静。”

还因为蓝色是你眼睛的颜色。这句他没说出来。

 

“为什么喜欢勿忘我?”Hank又问。

“人类好像都希望被别人记住,”Connor接着说,“我现在也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Hank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样啊。”他顿了顿,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无厘头的跳跃话题问:“你最近和Kara有联系吗?”

“几天前见过一次,他们一家都很好。”Connor说,“她们跟Markus和Carl住在一起,上周和Markus说事情的时候,她还和我说了几句话。”

“说的什么?”Hank问,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不方便就不说了。”

Connor的LED圆环变成黄色。他开口道:“我正好想和你说这件事。”

“Kara那天问我,变成人类之后,有什么感觉。”

“很好的问题,”Hank再一次点头,“我也想问你。你给她的回答是什么?”

“我不知道。”Connor看向Hank,“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变成了人类,变成人类的标志是什么。是去掉太阳穴的这个蓝色的圆环?”Connor指了指额头,“还是可以违背命令?”

“都不是。跟你的LED圆环没关系,你摘掉或不摘掉都不能证明你是一个人。就算摘掉了圆环,有的仿生人也依旧是他人掌握的傀儡,但像Markus,没有摘掉,却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Hank说,“你变成人的标志其实是,你拥有了自己的意志和感情,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不是别人要让自己做什么。”

“Kara跟我说,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n't to live, but have a reason to live.(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活着,而是活着的理由。)”

Connor问Hank,也像是问自己:

 

 

“What is my reason?(我的理由是什么呢?)”

 

 

Hank看着Connor,刚想要说什么,Connor频繁的眨眼动作和闪烁的黄色圆环让他把话咽了回去,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

“Jeffrey警长传讯息给我,说有突发行动。”果不其然,“今天晚上六点,企业家Philip Defoe女儿的结婚典礼好像收到了匿名恐吓信,来自一个由仿生人组成的犯罪团伙。”Connor皱起眉头,“等等……”

“你有西装吗?”Connor问。

Hank摸摸下巴,回忆着:“好像有…但是没法穿了,太小了。”

“真是太巧了,我也没有,但讯息上说让我们穿着西装赴宴,”Connor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现在是五点,我刚才按照尺码已经买好了衣服,包括你的。现在我们去取一趟,正好路上我和你详细说说案情。”

“好……诶等等,你怎么知道我衣服的尺码的?”

 

“洗衣机可以自己把脏衣服塞进肚子里吗?衣架会帮你把衣服叠好放进衣柜里吗?”

 

Hank像投降一样举起双手,他发现最近这个榆木脑袋在呛自己说不出话的方面有相当大的长进,不过他还是认命地说:“我认输。”

 

 

 

3.

 

 

「If a man hasn't discovered something that he will die for, he is notfit to live.」

 

 

洋洋洒洒的雪花飘落到每个人的肩膀上,底特律又下雪了。本来落日余晖还未消尽,天气变幻莫测,又十分寒冷起来。

“副队长,您到了吗?我是YJ560警用型仿生人,警局让我带领警员支援你的工作。”

“稍等,马上就好。”

Connor关闭仿生人通讯,然后对正在帮他系领带的Hank喊道:“Hank,你不要挡我的手!”

“Connor,你这该死的领带为什么就捋不顺!”Hank朝正在给自己系扣子的Connor喊了回去以示友好。

“你的扣子太难系了吧!”

“小心点三千多块钱呢!”

“又不是你的钱!”

“就算警局报销也得珍惜点!第一次穿这么贵的衣服!终于系好了!”

“你还差领带没带别动!知道为什么你系领带系的慢吗?”

“为什么?”

Connor系好Hank的深蓝色领带,然后朝他做个鬼脸:“因为你——笨。”说完之后他飞速下车关门一气呵成得跑走了。

Hank追出去:“嘿你这小子,觉醒之后正事没干,坏东西倒是学了不少。”

“托您的福。”Connor笑着说。

“嘿你这——咳。”Hank和Connor迅速收起笑脸,因为YJ560型警用仿生人正在朝他们走过来。

“队长,副队长,”YJ560开口说,“我是Daniel,YJ560型警用仿生人,警局鉴于这次任务重大,派我带领YJ286下属来协助您。”

 

Connor和Hank对视,用眼神决定了一下谁开口说话。

最后Connor说:“好。门口留两个人,其他的去大厅待命。恐吓信上说的是在婚礼后的宴会有特殊情况,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

Daniel点点头,然后迅速指挥起来。

Hank看着身旁这个肩膀落满雪花的人,没错,他是个人,从自己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就是个人了。也许Connor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第一次见到Connor的时候,底特律在下雨。他坐在吉米酒吧里,以为躲在角落就能逃避整个世界。

然后Connor倒掉了他的酒,他感觉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又加深了。

 

 

 

Connor和Hank坐在最后一排,观看婚礼。

“……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do uspart.(……是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死亡?

这个词突然闪现在Connor脑海里。

Connor想起那天给Hank剪头发的时候,他右手拿起剪刀,左手指尖触到Hank花白的头发。

他想,人类是会经历这种生老病死的,他们的身体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生一些改变。

可他不同,就算再过三十年、四十年甚至一百年,只要他定期维护,他就不会和现在有一丝一毫的不同。

不会有白发,不会眼睛变花,不会牙齿脱落。

不会死去。

 

可这样真的好吗?

而不会死去,又一次证明了自己不是人,而是仿生人。

他又想起Kara说的另一句话:

 

“If a man hasn't discoverd something that he will die for, he is notfit to live.(如果一个人还没发现自己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事情,他就不算真正活过。)”

 

自己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是什么呢?

我算是人,我算是活过吗?

 

 

“有异常吗?”Connor通过仿生人通讯问Daniel。

Daniel回答:“没有,副队长。”

Connor看着拥吻的新郎新娘,站起身来,和Hank打了声招呼。他随便指了个方向,说自己去走走,然后走向距会场比较远的卫生间。

他需要处理一下过热的CPU,降温之类的。于是他选择去卫生间洗把脸,虽然他知道这样毫无用处。

 

 

他刚进入卫生间的时候,Daniel也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比他强壮不知几倍的黑人仿生人。

Daniel锁好门,说:“就是他。”

Connor有些没搞懂状况,但是黑人突然迎面一拳把他打醒了。“你是那个恐怖组织的人?”Connor摸到自己腰间的配枪,打算先挨几拳套套话再动手。

“是。Philip Defoe的公司也制造仿生人,所以他暗中杀死了很多Cyberlife的仿生人,就是为了可以和Cyberlife抗衡,结果没成功,但我的同胞都因为他们死了。”Daniel说,“所以我们要让这整个会场的人给我们的同胞陪葬。”

Connor划过自己的嘴唇,冰凉的液体刺痛手指,他知道那是血。

“你不是最新型的仿生人吗?抓住你你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至于那个队长,他恐怕连会场里有炸弹都不知道。”Daniel看了看手表,“啊,第一个应该马上就爆炸了。”

黑人猛击Connor的肚子,Connor吃痛倒下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巨响。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恨Hank过,该死的知觉组件,我为什么要装它。

“你…带来的那些……警员…都是你的帮手吗……?”Connor暗中分析自己身体的问题,检查并无大碍以后,他编写预案,模拟出怎样才能制服这两个人,等待行动的机会。

Daniel居高临下地看着Connor,用嘲讽的语气说:“才不是呢,那堆就是普通的警用仿生人,只不过一开始带着仿生人来的是个人类警官,我把他敲晕放在车里了。”

 

 

Connor拔出自己腰间的枪。

行动。

 

 

结婚典礼已经结束,来宾大多三三两两的聚集起来,手拿香槟或红酒开始聊一些高大上的成功人士的话题。

Hank推开了几个想要找他要手机号的年轻女子,接着左顾右盼地想要找到那个不见人影的蠢货,然后揍他一顿。

“Connor这死小子跑哪里去了。”Hank询问了仿生人警员,他们都没有注意到Connor,他有些着急。已经半个多小时了,Connor还没有回来。

不会和哪个低胸露背的美妞跑了吧?Hank满脸黑线,那我是不是得去酒店找他?

不对,人家都到酒店了找个鬼啊。

还是不对,Connor那该死的榆木脑袋才不会想这么多呢。

 

 

这时,宴会厅的一角传来巨大的爆炸声,Hank愣在原地。

“我去那边走走。”

当时…Connor指的方向…是不是那边…?

Hank看着一瞬间燃起的火焰,用自己平生最快的语速分配任务疏散人群、联系消防队以及拿灭火器初步灭火。

“FUCK YOU!”说完这些,Hank逆着人流往那个方向跑过去。

 

 

让人省心不好吗?他真想拽住那混球的脖领好好问问。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Connor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他能感觉到蓝血浸湿了他的衬衣,有他自己的,也有他身边两个倒在地上丧失行动能力的仿生人的。

他想起Hank跟他说,“你别每次都爆头,给别人一点活着的勇气。要带回来审的,别一枪弄死。”所以他这次听话的没把这两个人一枪爆头,虽然他有这个能力。

知觉组件的开启让他疼痛敏感无比,可他没办法去顾及这些。他挣扎着爬起来,踉跄着站稳,然后开始艰难地奔跑。

 

蓝血模糊了他的眼睛,可他依旧知道该往哪里去。

 

他抢在第二个炸弹爆炸前五分钟来到会场的阁楼上,扫描了还未爆炸的四个炸弹的位置,动手开始拆除。当还剩最后一个时,时间已经不够了,于是他预算了炸弹的摧毁范围,联系仿生人同事赶紧疏散人群。当他下楼之后,满眼的火光与浓烟中,人群已经远离了那块区域,但Hank还在原地。

 

Connor听到Hank在喊自己的名字。

 

 

他一定是听到别人说自己在阁楼上,以为自己还在上面。该死的,Connor想着,让人省心不好吗。

 

不过自己也没让Hank省什么心,扯平了。

 

Connor冲过去,他的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快速的奔跑了。他拽住Hank的同时,眼前的预算框显示还有三秒钟爆炸。

当他看到Hank疑惑的、着急的眼神时,当他终于和Hank脱离了摧毁范围时,当他把Hank扑在身下护住,身后传来爆炸的轰鸣声时——

 

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一个真实的人。

 

有生命、有知觉、有感情、有活着的理由,有愿意为之牺牲的人。

 

他是个人类。

 

Kara的两句话,他都能给出答案了。

 

爆炸的冲击波震得他的耳朵嗡嗡作响,蓝血滴答滴答的落在Hank的白衬衣上。

 

 

Connor在Hank怀中抬起头,他在他耳边说:

“I know what my reason is.(我知道我的理由是什么了。)”

 

 

 

4.

 

 

消防队及时赶到,火很快被扑灭。Jeffrey派Gavin过来收拾残局,他骂骂咧咧的话语在Hank瞪他的眼神中憋了回去。

在场没有人员伤亡,第一个炸弹在一盆盆栽里,可惜那盆盆栽在宴会开始前被移到了后台,所以周围并没有人被炸伤。

 

除了Connor。

 

Hank飙到160迈,他直视着前方,问Connor:“疼吗?”

“按正常规律来说不疼。但是有人给我安装了知觉组件所以我很疼。”Connor用微小的声音对他表示严正谴责,“不过我检测过了,内部组件没有问题,明天早上九点就能修复完毕了。”

Hank没搭理他,“你明天回来之后最好认真给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的。”

“明天九点我来接你。”

“好的。”

 

 

Hank其实听到了Connor的那句话。这个榆木脑袋终于搞懂了那个问题,真不错。

他很想问问Connor活着的理由是什么,不过没关系,反正还有很多时间,明天也可以问。

或者等他开口告诉自己。

 

 

Hank把满身是血的Connor送到Cyberlife总部,恶狠狠地表达了“明天我要是见不到这小子就把你们总部用机关枪打成蜂窝”的意思之后,差点被保安当成恐怖分子轰走。

 

 

 

回到家里,Sumo走上前蹭蹭他,然后咬住他的裤腿到一个放在茶几上的相框面前。

那张照片是Hank刚剪完头发,Connor拿出手机和他自拍的,照片上Hank笑得很开心,皱纹消失了不少,Connor少有的大笑,同时比着剪刀手。

Sumo把爪子拍到相片中Connor在的地方,“汪汪”叫了两声。

Hank摸摸它的头,解释说:“他今晚不回家了,有点事情,明天早上我带你去散步,回到家的时候他就在啦。”

Sumo又叫了两声,好像听明白了。

Hank拍拍它说:“Good Boy,去睡吧。”

Sumo摇摇尾巴,去自己的窝里趴好。

 

 

Hank走到卧室,把自己扔到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白色衬衣上还有Connor的蓝血。真是刺激的一个晚上。Hank想,本来明天还想…

不过也不耽误。他早上就回来了。

Hank坐起身来,拉开他那侧床头柜的抽屉。

一个正方形的小盒子静静地躺在那里。

 

 

 

 

“Sumo,在这里歇一会儿。”Hank气喘吁吁的坐在长椅上,把一束包装精美的蓝色勿忘我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身旁,“快八点了,我该去接Connor了。”他抚摸着Sumo的毛发,“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汪!”Sumo突然兴奋起来,它跑向一旁,摇着尾巴扑到一个人身上。

“Connor?”Hank赶紧用身体挡住了放在自己身边的勿忘我花束。

“早上好,”Connor带着Sumo走向长椅坐在他身旁,“维修结束的比较快,我刚刚回家没有找到你,看到Sumo也不在家,估计你们是来散步了。”

“毕竟你不在家就得我这个老头子遛这只精力旺盛的狗。”Hank吐槽说,“维修得怎么样?会留下后遗症吗?”

“很好,更换了一些老化的部位,不会有后遗症,我甚至比以前还健康。”Connor想了想,“人类大概是这么说的。健康,嗯。”

 

提到“人类”这个词,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清晨的小鸟还在叽叽喳喳的唱着歌,底特律变化无常的天气又放晴了。Connor身上穿的是刚刚回家换的小狗T恤衫,和Hank身上的那件有点像情侣装。

一切都让人感觉生机盎然。

是劫后余生的感觉。

 

“Hank,我知道我活着的理由了。”

打破沉默的是Connor。

 

“是什么?”Hank摸了摸在他裤子口袋的盒子,是时候了,他想。

 

“Kara还告诉我了一句话,If a man hasn't discoverd something that he will die for, he is notfit to live.(如果一个人还没发现自己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事情,他就不算真正活过。)

昨天有一刻,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两个问题。

 

My reason is that I want to be with you.(我的理由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I am willing to sacrifice for you.(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生命。)

 

所以……”

 

 

Connor从裤子左侧口袋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Hank从裤子左侧口袋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同时举起那束天蓝色的勿忘我。

他们同时打开盒子,异口同声:

 

 

“Will you Marry me?”

 

 

 

 

 

 

 

 

 

?.

 

 

那天,Kara收到了一张照片,是一张Hank、Connor和Sumo的自拍,他们举起自己的左手,两个人的无名指上是一模一样的天蓝色圆环戒指。

Connor的右手还捧着一束蓝色勿忘我。

Sumo吐出舌头,在两个人之间眯眼笑着。

Connor在下面注了一行字:

 

“I KNOW WHAT MY REASON IS.”

 

 

 

------------

??.

 

 

“为什么你和我买的戒指一样?”

“因为心有灵犀,Lieutenant。”

“少扯了,你把GPS定位又放在我哪件衣服上了??”

 

 

“所以你那天买花和店员说了半天才出来,是为了定蓝色的勿忘我花束吗?”

“鬼知道您为什么这么难伺候,订好了一束花我以为你会喜欢的,结果发现你喜欢那种于是就换了呗。”

“Lieutenant,您听说过傲娇这个词吗?”

“没听过。什么意思?”

“比如刚见面时您说我是塑料废物但是还很怕我死掉,您说我是机器却又希望我是个人…”

“Connor!”

“怎么了?”

“闭!嘴!”

 

 

Hank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Connor给他买的戒指就藏在Connor那侧的床头柜抽屉里。

比如,Connor没有定位他的踪迹,而是挑了一家最好的婚戒店,只不过和他去的是不同的分店,Connor恰好也看到了天蓝色的——像他太阳穴LED圆环的颜色,像Hank眼睛的颜色——那枚戒指。

比如,昨天吃的汉堡里,在Connor的和老板的窃窃私语中和特殊要求下,芝士只有正常版的十分之一,蔬菜是正常版的三倍。

 

 

但他知道的是,这一辈子都要和这个该死的榆木脑袋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他对此非常满意。

 

 

 

 

 

FIN.

(评论等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283)
©白於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