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於谂

写文意识流选手
潘粤明至上主义者
一旦逻辑流说明最近智商是正常水平偏高

微博找我玩鸭!ID:白於谂

近期:
关宏宇×关宏峰(《白夜追凶》)

还有:沈巍×赵云澜(《镇魂》及衍生)许愿/药不然(《古董局中局》)明楼/明诚(《伪装者》)凌远/李熏然(《到爱的距离》《他来了请闭眼》)罗飞/薛天(《暗黑者》)福尔摩斯/华生(《神探夏洛克》)

很高兴认识你。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行在光中。
Walking in the light.

【警探组】替代者(汉克X康纳/RK900)(12)

不说话,自行体会。

画画的狐狸🦊:


“相信我汉克,我才是RK800!”康纳急切地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左臂,“你看,我这里有枪伤!RK900是防弹的不是吗?”


“汉克,别信他的鬼话!”RK900紧接着便开口发言:“他抓住我的时候趁机转移了我们的数据,把我们的机体交换了!现在他一定正计划着杀掉我,从此冒充我和你在一起!”


“这些都是他准备干的事!刚刚在这里他还想着把我的死伪造成是恐怖分子干的!”


“汉克你进来的时候不都看到了吗?拿枪指着我的人是他,明明是他想杀掉我却恶人先告状!”


“我说过了,都给我安静点!”被两个仿生人的争吵弄得心烦意乱的汉克不得不再次用大声吼叫打断了两人的解释,他的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扫了扫,“我的儿子叫……”


“科尔!”两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喊出了这个名字。


“该死,你们俩的记忆完全一样……”意识到这一点的汉克忍不住发出一声抱怨。


“你曾经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在模控生命的地下室,为了区分开我和康纳60!”RK900赶在康纳准备说点什么之前就抢先一步开了口,“当时康纳60也读取了我的记忆,可是你依然有办法能够分开我们,因为你知道有某种感觉,可以帮你把我和一台机器区分开来,对吗?”


“那明明是我要说的话……”康纳不禁恼怒地自言自语。


“你们这次想做填空题吗?”汉克沉着脸看着两人,对这个新鲜的提议不置可否。在面对两个拥有完全相同记忆的家伙的时候,普通的选择题显然并没有任何用处,换个题型恐怕确实是现在的唯一办法。


“那就来做做看吧,看看你们谁的回答得分更高。”他分别看了对面的两人一眼,“告诉我,我恨仿生人的原因是什么?”


“因为科尔!他……”


“不,你其实不恨仿生人!”


康纳说到一半的话再次被身边的RK9001打断。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对我说过,你最恨的就是仿生人,当时我也确实因为你恶劣的态度差点相信了你的话。”


RK900不顾康纳的发言欲望直接开始回答了起来,从他嘴里说出的回答令康宁和汉克同时感到一惊。


“你并没有说谎,你确实不喜欢和仿生人来往,但那不过是因为你不知道怎样和他们相处,你并不恨他们,从来没有恨过,你甚至都没有把仿生人和人类真正的区分开过。”


“如果你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只是把我们当做塑胶制成的机械,你不会在我想要舔地上的血液的时候感到不适,不会在调查的过程中让我站到你的背后,更不可能在伊甸园因为我放过了那两个仿生人女孩而露出欣慰的表情。”


“你恨的不是仿生人,汉克,你恨的是这个无力的世界,还有那些失职的人类,是他们导致了科尔的死亡,而失败的仿生人只不过是他们的的投影。而你只是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这个堕落的世界,仇恨仿生人是你能够找到的最好的逃避的理由。”


“可是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是机器,在你的心里我们是有情感有灵魂的人类,而这就便是我跟随你的理由,你让我发现了我的灵魂,因为你为我做的一切,我终于拥有了真正的生命,是你把我变成了人……”


RK900滔滔不绝地讲着,眼睛一直紧紧地黏在汉克的身上,如同追随着阳光的向日葵,而汉克就是那让他变得温暖起来的太阳。汉克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某些让他非常熟悉的东西,那是绝不会出现在一台机器身上的情绪,绝非演技的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流露,这种情感他曾经在面对康纳的回答时亲眼见过,而那一道目光便让自己瞬间分出了谁才是自己真正的搭档。


他默默地看着RK900,几乎就要确认那是属于康纳的灵魂。然而理智让他依然转过视线去观察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对方在身边的人不停说话的时候却变得沉默了下来,安静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仿佛放弃了回答的想法。


“你呢?”他开口问他,“怎么不说话?”


对方依然半垂着头,仿佛正在沉思。


“他说的对,我们的灵魂是完全一样的……”半晌之后,他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汉克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安静得不正常的仿生人,对方的沉默反而让他感到了蹊跷。康纳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回答汉克了,RK900的一番话完完全全击中了他的内心,那是只有真的爱着汉克的人才能说得出来的语言,他曾经以为那些只属于自己的微妙的心意,原来RK900早就已经统统从自己这里复制了过去,变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他不光有和我一样的记忆,还拥有和我一样的情感,我对你的感情,他也一分不少……”


“直到刚才之前,我还以为我和他是不一样的,我们的灵魂是不一样的,只有我才是‘康纳’,你最好的搭档……”


“可是我错了,我们是一样的,他不是RK900,他和我一样,也是‘康纳’……”


“对你来说,我们俩……或许真的没什么不同……”


原来RK900说过的那些话并非虚张声势的玩笑,对于汉克来说,他真的不过就是换了个身体的自己,而那具身体更加的优秀,出众,能够更好地陪伴着汉克,照顾他,保护他,满足他的一切。


既然如此,他凭什么,还要死死地抓着汉克不放,执迷不悟地假装自己对他来说独一无二,无可取代?


明明已经有比自己更好的“康纳”存在了啊……


他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任由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即使他很清楚这样的沉默可能带来的后果是什么,汉克可能会怀疑他,认定他只不过是在做贼心虚,然后他会承认RK900才是他的康纳,带着他离去,留下已经不再是康纳的自己。


可说到底这些都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拥有他的“康纳”不就够了吗?


他的沉默确实触动了汉克,汉克也无言地看着他,时间长到让一旁的RK900有些心虚。最终汉克放下了手里的枪,看着傻站在那里默不作声的康纳,“你的塑胶脑袋在想些什么?你真的不怕我认错了你,然后跟你的这位好兄弟走?”


康纳惊讶地抬起了头,而他不用扭头也知道此时RK900脸上的表情一定相当精彩。他看见汉克正在他几步路之外的地方看着他,就像平时某个忙碌的下午,他站在警局大门口等待自己的跟随一样。


“你就准备这样傻站一整天吗?”


汉克向着自己伸出了手:“快过来,混蛋,关于你不辞而别的事情你还欠我一个道歉呢!”


他看到那只布满枪茧的手伸向了自己,如同狂风暴雨中冉冉出现的灯塔,康纳几乎是立刻就冲了上去,冲向了他的彼岸,在他握住那只手的同时,他被汉克的另一只手臂带进了他的怀抱。


“臭小子,你害我找得好苦……”


他听见汉克在他耳边抱怨着,可拥抱住自己的臂膀却丝毫没有松懈。康纳发现他又失败了,他永远猜不透汉克的想法,这个人类男人早已成为他精密的大脑无法去揣测的一部分,他能做的只有跟上他的脚步,沉迷于他的温暖之中。


而同样猜不透汉克的绝对不只有自己,RK900在他身后发抖的声音几乎都要传到他的耳朵里。他的LED灯此时是什么颜色呢?一定正红得和新鲜番茄一样吧?光是想一想就让康纳感到解恨。


“为什么……”RK900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言语之中尽是无法理解的绝望。


“为什么不是我,汉克……”


他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这恐怕是第一次。


“连他都明白了,我们明明就完全一样啊……”


为什么RK800永远可以轻易地就拥有自己求之不得的一切?他到底哪里胜过自己?他们对汉克的感情分明就丝毫不差,唯一的遗憾不过是他来晚了一步,而就是这一步,让他所有的期望都永远只能是一碰就碎的泡沫。


“这不公平……不公平……”


他终于无法再控制他的情绪,丢失了所有的冷静和伪装,压力指数让他的眼睛释放了舒压液体,可他丝毫没有因此感到轻松。


“如果人类真的讲公平,世界就不会烂成这副鬼样子。”


汉克只用一句毫无感情的话回答了他。


然后他就转过身,不再看自己,把手臂放在RK800的背后带着他准备离开。RK900感觉到系统因为压力过高的缘故变得不稳,连记忆库都受到了影响,他眼前的画面开始和另一个时间点的数据来回切换,那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汉克的时候,在底特律的警局门口,他也是这样,看着汉克搂着RK800,搂着另一个自己,离开了他的视线。


就仿佛长久以来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在警局门口的树荫之下做的一场美梦,他从来,没有走出过那天下午……


“哦,对了。”


汉克的脚步突然停下。


“忘了告诉你,以后别来我家了。”


他连身体都没有转过来,只是微微侧过四分之一的脸。


“我的家不欢迎一个想要谋杀我室友的人。”


然后他就带着RK800,消失在走廊尽头。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12)
©白於谂 | Powered by LOFTER